当前位置: 电玩城app下载  综合指数   kailide,被揉碎的世界中心——耶路撒冷(2)
kailide,被揉碎的世界中心——耶路撒冷(2)
发布日期:2019-12-26 09:56:52 阅读次数:4819

kailide,被揉碎的世界中心——耶路撒冷(2)

kailide,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独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搬运

前文:被揉碎的世界中心——耶路撒冷(一)

当年十字军为了占领耶路撒冷解放圣地,耗费了整个欧洲的力量,使得整个欧洲的文明程度倒退几百年,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几百年之后,曾经强大的阿拉伯文明,会用这样孱弱和屈辱的样子,任自己的子孙宰割。我不止一次的设想,如果欧洲人不那样不计后果地组织十字军东征,教会可能不会面临那样大的信用危机,教会的权利就不会被挑战,那欧洲可能就不会有文艺复兴,如果没有文艺复兴很难说有没有工业革命,但没有工业革命的话生产力就不会提升,基督教文明也不会有那么强的实力可以随意摆布阿拉伯世界的领袖,这真的是牟比乌斯的带子。

十字军东征绘画,来源:视觉中国

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俄罗斯的伊凡四世因为娶了东罗马帝国的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侄女为妻,所以自认为继承了罗马的衣钵,把莫斯科称为第三罗马。与凯撒名号一起被继承的,还有东罗马帝国双头鹰的纹章。每个俄罗斯人都相信,到耶路撒冷朝圣是为死亡和救赎做准备的关键。

尼古拉一世是彼得大帝的继承人,他把自己定位成东正教的守护人和圣地的保护者。如果说用一个词来形容尼古拉一世的前半生,那“碌碌无为”再恰当不过——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作为一个皇帝。这真的是莫大的悲哀。于是,似乎是急于要证明自己,尼古拉一世总是试图做出一番惊天伟业。

尼古拉一世·巴甫洛维奇(Николай i Павлович,1796年7月6日—1855年3月2日),俄罗斯帝国沙皇(1825年—1855年在位),保罗一世皇帝第三子。因长兄亚历山大一世死后无男嗣,次兄康斯坦丁大公放弃皇位继承权,因此被立为俄罗斯皇帝。

数年来,尼古拉一世一直致力于说动英国与俄罗斯一起瓜分孱弱的奥斯曼土耳其——当时的俄罗斯依然急切的需要不冻港和进入地中海的通道,而坐拥博斯布鲁斯海峡的土耳其好比怀抱金砖的幼儿,怎能不使俄罗斯这个老流氓垂涎。似乎他非常明白远交近攻的原则,试图借用英国人的力量扩充俄罗斯的实力。他对巴尔干地区主要是斯拉夫人的地区提出了领土主张,还有,他认为最能体现他的丰功伟业的——他希望能够监管耶路撒冷。

1848年,尼古拉一世执拗且莽撞地希望能够去耶路撒冷朝圣,但由于法国爆发1848年革命而使他望而却步。他出兵帮助哈布斯堡家族平定了匈牙利人的叛乱,由此获得的“欧洲宪兵”的空衔却又让他膨胀起来。

伯利恒圣诞教堂的一个银质装饰物被希腊人偷走,这个银质装饰物是法国人赠送的,于是法国人借题发挥,借由修缮被损毁的装饰物而表达自己对于圣地的管理权。对此,俄国人表达了非常强烈的不同意见。双方你来我往,各自小题大做。最终,这由两支装修队之间的矛盾而上升成两个皇帝(尼古拉一世和拿破仑三世)之间的矛盾,进而变成两个国家之间的矛盾。

这是一场类似于日俄战争的明争暗斗,只是比日俄战争早了半个世纪。而土耳其人则被欧洲人称为“欧洲病夫”,这在中国人听来格外的刺耳,但很不幸,历史总是这么的爱开玩笑。法国和俄罗斯在土耳其的领土上摩擦不断,但是土耳其苏丹却无力管辖——他既无力管辖耶路撒冷混乱的局面,也没有能力让俄罗斯和法国这两个流氓滚出自己的地盘。

但是苏丹还是试图做出努力——1852年2月8日,苏丹颁发敕令,确保了东正教的地位,让天主教徒做出让步。这一举动激怒了法国人。法国人毫不手软,随即用武力威胁可怜的苏丹。11月,苏丹在左右为难中再次缩小自己的权利范围,试图把宗教的最高权力授予天主教。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已经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尼古拉一世。

尼古拉一世并没有莽撞行事,他似乎使用了一些外交技巧,他游说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结成俄奥同盟,只要恢复他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荣耀,他愿意保护土耳其的安全,赶走那些恼人的天主教徒。

苏丹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哪一边他都得罪不起。在久久没有得到答复的情况下,尼古拉一世派出军队从罗马尼亚方向进入土耳其国境。

没有什么证据表明尼古拉一世有充分和正当的理由相信英国人会支持他,但是他自己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可惜这种自信简直可笑。面对俄国人的行动和眼看着奥斯曼帝国崩溃而给英国在这个地区利益带来的损失,伦敦和巴黎出奇地进行了合作。

1853年3月28日,英法对俄宣战。虽然当时战斗发生在克里米亚,但是,耶路撒冷所有权的争夺,开始变成了世界政治舞台的永恒主题。时至今日。

随着俄罗斯人在军事行动中的节节败退,尼古拉一世也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身患重病。1855年2月18日,这个俄罗斯沙皇走完了他失败的一生。9月,俄罗斯最重要海军军港塞瓦斯托波尔港落入英法联军之手,俄国人在这场战争中丢尽颜面。新上任的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提出停战。放弃了俄罗斯人占领耶路撒冷的野心。

但是,至少,东正教徒们赢得了圣墓大教堂的绝对统治权。直到今天。

这次胜利在土耳其人看来忧大于喜,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居然孱弱到需要基督教士兵的大炮来拯救。为了表示中兴家道的决心,苏丹阿卜杜拉—迈贾德在奥斯曼土耳其开始了近代化改造。

耶路撒冷的神奇之处就在于这里,他小到在地图上找不到,但是,往往在这里产生的冲突,就像引发飓风的蝴蝶翅膀。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到世界范围,你会发现当时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做近代化的改造——西亚的土耳其,东欧的俄罗斯,东亚的中国和日本。

当然,最终成功的只有最东边的日本,至于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日本是这些国家中集权程度最低下的。

孽债——犹太复国主义

现如今,萨缪埃尔·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有非常多的支持者,虽然作为一家之言,文明冲突论在很多地方有其限制,但是,911和耶路撒冷似乎都成为了“文明冲突论”完美的注脚,你也很难说亨廷顿是一语成谶还是求仁得仁。

提出犹太复国主义的人,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奥地利作家,他叫西奥多·赫兹尔。

当时欧洲浓烈的反犹主义氛围深深刺激了这个通常显得非常温和的维也纳人。他预言——反犹主义终有一天会在德国合法化。一语成谶。

由此,赫兹尔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犹太人必须建立自己的国家。

但是,这样宏大的愿景显然不是他这样一个人能够驾驭的。他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过往的经验根本无法帮助他构建起这个叙事的框架。于是,赫兹尔最终呈现出来的版本,是一个近乎乌托邦式的计划。

首先,必须要抱着财主的大腿,犹太人中财主非常多,但是对于勾兑政商关系最热衷的家族莫过于罗斯柴尔德。于是赫兹尔的计划中,犹太人的共和国的总督将由“高贵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出任。他自己出任总理,而在这个世俗的政权里,教士的地位将不会有任何特权。

可惜在欧洲皇室左右逢源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对于这样一个显得有些可笑的商业计划书毫无兴趣,他们对于犹太人建国这件事本身就抱有非常大的疑虑。

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 family)是欧洲乃至世界久负盛名的金融家族。它发迹于19世纪初,其创始人是梅耶·罗斯柴尔德(mayer amschel rothschild)。他和他的5个儿子即“罗氏五虎”先后在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奥地利维也纳、德国法兰克福、意大利那不勒斯等欧洲著名城市开设银行

犹太复国主义并不是什么新概念。自从大卫王时代,犹太人一直就没能在耶路撒冷真正扎根。赫兹尔的计划只不过是把这个原来虚无缥缈的设想添加了一些实际操作的可能性而已。但是,这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人正在经历一个历史进程——民族国家化。与中国人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摆脱封建制度建立专制的集权国家不同,欧洲人的社会组织方式演进显得保守又缓慢。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这段时间,欧洲人终于意识到形成一个紧密的专制政权是提高统治效率减小社会治理成本的好办法,于是,国家主义席卷整个欧洲。在这个背景之下,反犹主义情绪必然也空前高涨。

但是,民族主义这个概念也同时鼓舞着犹太人。1897年,赫兹尔在巴塞尔主持召开了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在他的日记里是这样记载的——

在巴塞尔,我创建了犹太国。

参考文献:

斯科特·安德森 《阿拉伯的劳伦斯》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

西蒙·蒙蒂菲奥里 《耶路撒冷三千年》 究竟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于尔根·奥斯特哈默 《世界的演变》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威廉希尔网址